尾生

就让时间永恒刻下你的模样

想看一个脑洞。求人写。
当叶修穿越到SAO

来推一波文

bl
穿书:《人渣反派自救系统》《主角每天都想攻略我》《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反派他过分美丽》《我是天凉王破里的那个王氏》《殿下请三思》《当作者遇上反派boss》《锁文系统:男主请自重》
说实话,避雷:穿书我觉得基本一个套路,以及除了渣反和第三个,第四个,其他我觉得凑合看吧。

综恐:
《死亡万花筒》《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up主的恐怖之旅》《恐怖游戏实况直播》《末日游戏》《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逃离无线密室》《欢迎来到噩梦游戏》

p最近喜欢西子绪的《死亡万花筒》,广播剧也是强推,没有cp向的综恐类型介意看《惊悚乐园》前部分,后部分有异能完全看不下去。以及薄暮冰轮和紫界很喜欢这一类的文。

bl文: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听说你想打我》《写实派玛丽苏》《如何正确指导老中医使用表情包》《桃花入命》《跟校草当假男友的日子》《老师,喘给我听》《糖都给你吃》《听说你有我的资源》《为了聂先生的恩宠》
就推荐p大和巫哲的文吧,吕天逸非天夜翔啥的。

暗黑攻:
《在那遥远的小黑屋》《为了和谐而奋斗》《我原来是个神经病》《以父之名》《差生》《如何与暗黑攻谈分手》《我有特殊的高冷技巧》《圈养》
病娇之类的建议看西子绪和颓大的文。

灵异:

《我五行缺你》《过路阴阳》《一流天使》《论以貌取人的下场》《青越观》
重生快穿文太多,懒得推了,你们喜欢就好。


hp同人文

德拉科:
《傲娇与偏见》《专业爆破二十年》《和德拉科谈恋爱》《hp之黑色与灰色》《穿越hp》《hp落日之时》

已经记不得哪篇是黑了格兰芬多,但我只想说一句,我很diss《贵族》,捧像神,ooc天边。

汤姆•里德尔:
《伏赫 take my heart away》《里德尔的背后灵》《反眼不识》《一九四三》

第一和最后是完全强推,第四个给我的印象已经不是同人了,写的太好了。

伍德:
《每天都和魁地奇抢男友

斯内普和西里斯的文我有很多,但是存着没看,也不知道质量如何,所以就不推了。

其他:《报社与救世》

综英美:
《日行一善》(洛基综恐文)
《福尔摩斯夫人日常》
《[泰坦尼克]真爱永恒》by漫空
[同人哥谭]会有哈莉替我爱你BY唐醉之
(综同人)[综]她和反派有一腿



bg文

电竞甜文:
《你看见我的鸟了吗》《你微笑时很美》《兔子想吃窝边草》《猫系男观察日志》

校园:
《小蛮腰》《她病的不轻》《小清欢》《她的小梨涡》《假小子》《一颗小草莓》《每天上课都被怼》《暗格里的秘密》《放课后,约吗》《本少不惧内》《他那么撩》《小可爱放学不走》《喂你一颗糖》《偷走他的心》《甜牙齿》《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p真的校园文男追女,女追女,看的心情复杂。

综恐直播:
《吓死我了》《奇异恩典》
《我居然上直播了》《直播地球生活》《综恐:这狗啃的人生》by梦廊雨【综恐】一心向善《幸存者为王》作者:辞笙
【综恐】亲爱的莱斯特
《[综]直播破案现场》作者:锦屏韶光


重生穿越言情古风太多还是不推了。


以及再推一个重生文。

《重生初中校园:最强腹黑商女》
啊啊啊啊不要在意名字,真的别在意标题,真的好看,这是我看过最好看的重生文,很长,女主性格挺喜欢的。那本书有很小的bug,就是未来的手机,但我觉得这个bug很好。而且女主很一切努力都是靠自己争取的,自己赛车赚钱,自己开公司,每天眼睛黑的跟锅盖一样,然后就是很认真努力,然后对女配也是中肯。并且女主性格我真喜欢,痞里痞气的很洒脱不拘一格,有点玩世不恭,女主长的只能算清秀,然后这个文和黑道有点像,但女主就是那种,穿着拖鞋和很大的裤子和白衬衫和男主旅游,哈哈哈哈一群女的打扮精致完全格格不入。

〔all叶〕看完鬼片后

ooc致歉。
又是聊天体。



一枪穿云:......


王不留行:......


索克萨尔:......

百花缭乱:......

再睡一夏:......


海无量:...现在心情很复杂,黄少天很沉默,而我可以打八个王杰希。

大漠孤烟:呵。

君莫笑:啧,你看人家老韩什么样,再看看你们,怂得一批。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老韩这种堪比林正英钟馗往哪一走鬼都吓得魂飞魄散镇邪不二人选他怎么可能会怕啊!!还有老叶你看起来还不是很害怕啊,叫你和我坐在一起,你不听哼!

吴霜钩月:黄少你就是想趁此机会摸叶神的手吧。


君莫笑:全程你一惊一乍叫得比电影女主还精彩,我真的很纳闷,你是怎么把尖叫和垃圾话合并的那么完美?


夜雨声烦:哼人家也害怕啦(๑>؂<๑)(⁄ ⁄•⁄ω⁄•⁄ ⁄)_(:з」∠)_混蛋嘤嘤嘤我好怕,晚上要和修修一起睡觉觉(๑°3°๑)嘤嘤嘤我怕死了我怕鬼来找我٩( 'ω' )و


〔夜雨声烦被管理员禁言十分钟〕


君莫笑:我没禁,我本来打算直接踢的,这位手速还可以啊,老韩啊?


石不转:韩队刚才没玩手机,不是他。


一枪穿云:...我。

君莫笑:行啊操作骚到小周都看不下去了,不过真怕的话贴两张老韩的照片辟邪不就行了呗。

沐雨橙风:嘤嘤嘤人家也怕怕qaq。

君莫笑:不是,你有看吗?全程都和楚云秀在聊电视剧,笑得嘎嘎叫,跟黄少天的比起真是不分伯仲。

沐雨橙风:真是一点也不懂女孩子。


风城烟雨:说到懂,我刚刚看了记录,我很好奇杜明怎么这么懂?


无浪:难怪他最近问我电影票的事情,还整天笑得很傻...


吴霜钩月:呵,我好歹也是经历过不平凡有故事的人。

风城烟雨:哇哦。

无浪:哇哦。

沐雨橙风:哇哦。

吴霜钩月:...好吧,我想约唐柔妹子去看电影,然后...想摸个小手。


一叶之秋:为什么只摸小手?



君莫笑:难道你还想打个波?

一叶之秋:...如果...你愿意的话,也是可以的......


风城烟雨:哎呀你这就不懂爱情了吧,第一次约会的话,就凭杜明和柔妹子认识的程度,摸个手也算犯规了,含情脉脉对视摸摸手,第二次约会就可以升级为拥抱,第三次这就不用说了吧。


君莫笑:我怎么脑补出王大眼含情脉脉的样子?


王不留行:那是因为你脑海里有我。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含情脉脉的话这比鬼片吓人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雨声烦被管理员禁言一分钟〕


君莫笑:你这人怎么能讽刺王队的长相呢,含情脉脉怎么了,人家大眼长的整整齐齐的,还有杜明骚扰我队女队员,还想摸小手?以及轮回再过几天要和蓝雨有比赛了吧,严重扰乱影响比赛的心情和态度,不用说了吧,小周你看着直接加训吧。



一枪穿云:嗯。

吴霜钩月:可是队长...你昨天对叶神...


〔吴霜钩月被管理员移出群聊〕


一枪穿云:什么都没。

君莫笑:咳...


风城烟雨:啧啧。

夜雨声烦:又禁言我只知道欺负我!(๑°3°๑)天天刚刚看完鬼片可怕了,想要叶叶安慰我,可是叶叶还禁言人家,嘤嘤嘤。

君莫笑:你当时这么怕怎么不挨着老韩坐呢?


夜雨声烦:霸图去另一个播映室了,好像是因为2:10分的电影,时间问题,恐怖的画面你一直在闭眼睛,怎么看得到。


君莫笑:你的位置在我下面,所以你是怎么看到的?


风城烟雨:还不是因为某人一直朝你方向望,像个变态。

夜雨声烦:我哪里变态了!!!!我这么可爱善良温柔大方得体温润如玉帅气逼人彬彬有礼。


君莫笑: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少天的嘴。


风城烟雨:宁可相信周队开口,也不要相信少天的嘴。


沐雨橙风:宁可相信叶修单纯,也不要相信少天的嘴。


百花缭乱:宁可相信韩队温柔,也不要相信少天的嘴。




〔all叶〕关于小奶狗的讨论

ooc致歉
第一次写,算是聊天体吗QAQ很无聊呜呜呜,别骂我。







风城烟雨:〔图片:叶修和英国队少年聊天背影〕感觉不得了


〔风城烟雨撤回一条消息〕



风城烟雨:错屏。

沐雨橙风:难怪秀秀你没回我消息,原来发错了。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靠靠靠我看到了!!!!〔截图〕靠靠靠靠这不是英国队那什么奥利奥吗!!难怪我看他之前打比赛和老叶眉来眼去的!!!!我就说他心怀不轨不怀好意,居然勾搭上叶修!!!!你为什么要背着我和他聊天,难道他比我有趣吗他有我会聊吗他有我半分英俊吗他有我那么多话题吗!他用英文你听得懂吗!!我还是不是你最爱的人!!!@君莫笑


风城烟雨:你就是太会聊了。


夜雨声烦:...呵,女人。


浅花迷人:是我错屏了吗?只看到黄少天这回只说了三个字。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这不是重点好吗!!他连英文都不会,怎么会和奥利奥交流的!!!好气哦!!!我要把奥利奥挤一挤扭一扭泡一泡!!叶修你必须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君莫笑。

一枪穿云:...嗯。


夜雨声烦: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君莫笑

索克萨尔:为了不让少天刷屏让大家都好过的话,所以还是解释一下吧,前辈@君莫笑。

〔夜雨声烦被管理员禁言10分钟〕


君莫笑:多简单一事。啧,话说人家叫奥利弗,不叫哪门子奥利奥。有什么好解释的?两队促进感情,交流战术,互相切磋,以及你真不知道翻译器是什么吗?

逢山鬼泣:互相切磋...

君莫笑:留下适当的心理阴影...?

王不留行:果然。


风城烟雨:就我觉得那个奥利弗长得很像日剧《宠物情人》里面的小奶狗哎,很可爱,你说是不是沐沐@沐雨橙风



沐雨橙风:你说那部剧吗!超甜,男主角真的是床上小狼狗,床下小奶狗。


君莫笑:哦,就是那个你那几天熬夜看完的那部狗变人的?


浅花迷人:狗变人?这么刺激?


沐雨橙风:...你看错了。

风城烟雨:明明是女主以前养了一只狗后来被丢了,然后遇到男主觉得很像自己养的狗,就把他领养回家当宠物了。

君莫笑:这女主把人家当替身了吧,还是条狗,没想到你俩喜欢看这么重口味的。

沐雨橙风:(微笑)

〔君莫笑撤回一条消息〕


夜雨声烦:我回来了!!!刚刚被禁言的时候百度了一下!小奶狗不就是我吗!比他小谁都没有我黏人,谁都知道我对叶修多好,boss随便给他刷,稀有材料都给他,兴欣没空调我免费提供空调屋,零食小吃饮料样样具备!我真是个合格的完美情人,而且重点是我可爱!!可爱!!!〔太阳花〕

夜雨声烦:他哪里好他哪里好!!英国人中年后发际线都会很高,你不信问@风城烟雨。

风城烟雨:别说了...都是泪,是我目睹了德拉科和洛基的成长,我明白...

夜雨声烦:而且我还是最可爱的!!!

索克萨尔:中国中年的案列也很多,比如冯主席。

风城烟雨:...那不是已经中老年了吗。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你们到底有没有注意重点啊!重点我是小奶狗不二人选啊。

君莫笑:你不是很奶,你是很狗。



风城烟雨:明明最可爱的是小周,他什么话都没说。

一枪穿云:(害羞)


无浪:队长开口说话,还夸自己可爱?


风城烟雨:...对不起,是我错了。


夜雨声烦:!!!!!喂喂喂!我哪里狗了!!果然那个该死的贱蹄子勾引了你们两个,让你的身心都不干净了!!呵本宫不死,尔等终究是妃。


君莫笑:以后少跟沐橙他们看电视剧,孙翔智商都被你拉高了。

一叶之秋:...?

君莫笑:...夸你聪明呢。


一叶之秋:(撇嘴)



沐雨橙风:就我发现少天回消息手速变慢了吗?



无浪:+1


风城烟雨:+1

生灵灭:+1

鬼迷神疑:+1

......


夜雨声烦:靠靠靠这不是重点好吗!!!请仔细看我表达出的重点!


流云:难怪那几晚没有帮我写作业...原来是叶修前辈的原因。


夜雨声烦:.....


君莫笑:除了比我小,黏人是挺黏人,可爱这点,你是不是没睡醒?


索克萨尔:为什么前辈没有空调要去找少天呢?我的房间可比少天的大@君莫笑。


风城烟雨:(惊恐)他想表达什么!他是在暗示对不对!


王不留行:@君莫笑微草的更大。


一枪穿云:轮回的大@君莫笑。


君莫笑:...如果你们比较稀有材料的多少,那我可能会考虑一下。


〔索克萨尔撤回一条消息〕

〔王不留行撤回一条消息〕

〔一枪穿云撤回一条消息〕




君莫笑:没意思。



大漠孤烟:小奶狗是什么意思?




夜雨声烦:......

沐雨橙风:......

风城烟雨:......

流云:........

无浪:......

王不留行:......



夜雨声烦:......我没认错人吧?


索克萨尔:年纪小,黏人...可爱的男生。


夜雨声烦:...那个老韩啊,先不说年纪吧,黏人不合适吧,可爱吧...嗯...可爱吧,更不合适吧,小狼狗也不合适,怎么能用小来形容..


浅花迷人:大狼狗


夜雨声烦:...这就不尊敬了吧,顶多大老虎吧。




〔夜雨声烦被管理员移出群聊〕




君莫笑:比我狠多了。




沐雨橙风:是个狠人。

风城烟雨:是个狠人。

浅花迷人:是个狠人。







〔全职乙女〕往事可回头(1)

ooc致歉。双男主,王杰希/喻文州。
私设,真的是我想yy!!!

01.

苏棠来的时候,提着行李箱,穿着短裤短袖,脚上一双人字拖,脸上还装模作样地挂个墨镜,虽然那大白腿和颜值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目光。

陈果看到她眼睛都直了,都有点结巴,但回头朝正在刷boss的叶修说道:“你...你什么时候把人给弄来的?”

这张脸陈果不陌生,正是在第七赛季冠军战队神枪手棠梨煎雪角色的操作者。

不过在第七赛季她选择了退役,退得着实让人奇怪,毕竟那年微草是冠军战队,就算退役也不会挑在辉煌的时候,以及苏棠出道才一年,被微草捡到,二十一二的年纪,再加上长得好看。

很多人觉得微草这次冠军,也等于捧红了苏棠,毕竟她的神枪手给很多人留下了印象。她的前路虽然算不上星光璀璨,但她凭那张脸商业价值也会很高,可她的举止让很多人纳闷,连微草也摸不着头脑。

“哟,来了啊?”叶修伸出个脑袋瞅着,“里边坐呗。”又继续刷着boss。

这敷衍的样子让陈果很想给他脑门一巴掌,毕竟苏棠好歹也算上个厉害角色,但她只好尴尬地笑出两声,带着人往里面走。

“又来个美女!”魏琛眼睛都亮了,不过打量了一下,像是明白了什么,又说道,“老叶你咋搞来的啊?”

乔一帆听见,也起身了,认出这个人来后非常震惊,又说道:“前辈...你...”

苏棠只是笑笑,礼貌地说道:“你们好,我是苏棠,以后就是兴欣的一员了,请多多指教。”

“还挺有礼貌?”叶修瞥一眼,漫不经心说道,“退役后变得这么知书达礼了啊,看来你家老爷子还带你去培养了下气质。”

陈果听到老爷子那耳朵立了起来,莫非这两人认识?

但苏棠出道才一年,再加上人在微草,比赛就打了个团队塞,其他遇到的可能性也小,只有可能叶修没出道前和她是认识的。

“滚。”苏棠在左边那台电脑坐下,问向叶修,“来一把?”

“别了吧,免得给你留下心理阴影。”话虽这样说,叶修还是不要脸地退出了副本,转头对唐柔他们说,“你们继续。”

苏棠只是插入自己的帐号卡,很久没玩荣耀了,摸着键盘格外生疏,这个帐号是新开的,70级的神枪手,一身橙武,看得叶修有些心动。

“你的棠梨煎雪呢?”

“留在微草了。”苏棠说道,操作起来,尽量熟悉起这个账号来。

“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喻文州?”

众人都在投入刷boss,显然没有听到这句,而苏棠一怔,说道:“能不能别提他,头疼。”

“哦,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王大眼?”

“......”

苏棠无语了,懒得搭理他,才发现君莫笑的帐号,咦了一声,不过望着那把千机伞有些沉默。

“是他吧?”

“嗯。”

苏棠没有把情绪更多投入,更是观察起叶修的散人来,他不愧是荣耀教科书般的存在,再配上那把千机伞,就是个真正的散人,她想苏沐秋一定很高兴。

这场pk只打了一分半,结局当然是叶修赢了。

“就退役一年,操作基本的都快忘了啊。”叶修叹气道,“看来你加入兴欣,是个好选择,也就只有我不会嫌弃你了。”

苏棠嗤笑一声,望去:“滚吧你。”

然后两人都沉默了。

苏棠退役的原因叶修是知道的,无疑是她家里人逼的。他们从小认识,一个家里行政,一个家里从商,算不上青梅竹马,但算的上是狼狈为奸。

毕竟叶修顶着叶秋的名字去打职业,还是苏棠帮他打掩护。

后来苏棠因为叶修接触了荣耀,也开始进入职业,最后被迫退役。

叶修拿出烟,点燃一支。苏棠瞥见了,也来索要一根。

“可以啊,都学会抽烟了,不给。”叶修说道,接下来的一番话要把她气死,“要是喻文州知道你抽烟,估计把你和我打成一棒贼,我这是为了你着想。”

“你就是为了节省这几根烟费钱吧。”苏棠气极。

“被发现了。”叶修笑道。

“我复出第一时间来兴欣,看我多仗义,谁知没天理的兴欣队长连根烟都不给我。”

“你这算复出吗,名都没报上。”

苏棠呸了一声,骂出一声:“复活赛你还没给我报名?!”

再得知苏棠回国的消息,叶修第一时间就联系她勾引她来兴欣,谁知这人还没给她报名。

“这不是让你先适应一段时间吗。”叶修慢悠悠地说道。

苏棠吐血了:“是你求着我来,来了之后你还要给我搞个适应期,是不是不适应,你还要退货啊!?”

“这么聪明啊。”叶修又笑。

苏棠拿起帐号卡,提着行李箱就气冲冲地去陈果准备的房间了,“行,叶修你他妈是个狠人。”

“这么漂亮的妹子你不打算留啊。”魏琛可惜地叹息一声,“叶修你真是个狠人,你求着人家来到最后还搞个适应期。”

“兴欣本来就已经不需要神枪手,如果我不以兴欣的名义邀请她,她根本不会回国,我这是为了联盟着想啊。”叶修吐出口烟,“这么个好的资质,浪费在那可惜了。”

如果是苏棠的父母听了要吐血而死,浪费在商场还可惜。

“操,老叶,你这是为了敌方培养人才啊。”魏琛骂出一声来,“你果然是个间谍。”

“我这不是,欠喻文州一个人情嘛。”

02.

苏棠很久没有平静地睡过一晚上了,在美国那些天她越发觉得不踏实,那些冷冰冰的数据,那些寒暄打探,她一点也不喜欢。

她想的是出道那一年,她想的是荣耀战场。

但是她不知道怎么回去,以什么身份回去,她莫名其妙在辉煌时候的退役又突然复出,以及退役之后和所有人切断了联系,让别人怎么想,让微草怎么想。

把荣耀当成笑话?赢过之后就退出的笑话?

她的操作越来越跟不上以前了,和叶修打的那场pk她完全没有状态,但叶修之前在消息上告诉她,你的战场还在,苏棠是很质疑这句话的,如今就她这状态,半调子似的。

但她想尝试一回了。

其实最主要的是她不敢面对喻文州,苏棠和喻文州也展开过三个月的地下恋,后来她退役切断联系,除了那条消息再也没有和喻文州聊过天。

她深吸一口气,闭眼不再想,开始沉入梦里。

03.

“这唐柔。”叶修开始介绍队员,唐柔是个很漂亮的妹子,对苏棠礼貌地笑一笑,坐下又开始联系。

苏棠发现她的手速很快。

“你以前是微草的吧?”苏棠笑着问向乔一帆,心里纳闷没听说过这名字。

乔一帆紧张点头。

“美女你什么星座的啊?”这个人叫包子,苏棠还没回答他就已经被陈果拖走去训练了。

苏棠也在昨天的位置那打开荣耀网游,想熟悉下自己帐号,登录的一段时间,她登上自己万年不登的QQ,开始查看消息。

消息很多,都是以前询问她退役的,还没有清空。

望着喻文州那她有些怔住。

“糖果你你你你居然回来了!!!回来还去叶修这个老无耻的队伍!!!你太让我难过了!!!为什么不来蓝雨啊啊啊啊啊啊啊让队长展翅给你一片天空,你为什么要退役!!!!!.........”

苏棠还没反应过来,一段消息跳了出来,噼里啪啦一堆,不用看都是夜雨声烦那家伙。

她有些无语,但望着回来那几字猛地把键盘吓得一按,声调都提高了:“叶修!”

叶修乐呵呵地凑过来,看了看消息,无辜地说道:“哎呀少天怎么知道的,你也太不小心了吧。”

苏棠微笑。

“好吧其实让他把最新出来的boss让给我,以此交换你的行踪。”叶修说道。

“你把我卖了?”

“对,我把你卖了。”

“......”

为什么这人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苏棠没有犹豫,上去就要收拾东西,打算打包离开,而叶修的声音从后头传来:“迟早都要面对的,你在害怕什么?”

苏棠一怔,但她没有说话,咬唇就要上楼。

“老大,就是那个说话超级快的贱客和那缩磕塞耳在楼下!”包子兴奋看向窗户下面。

魏琛咬牙切齿极了:“索克萨尔!是索克萨尔!”

叶修意外深长地笑着。

苏棠绝望地抓发:“你们说,我从这里跳下去能跑吗?”

“不好吧,万一出事给兴欣加晦气多不好,多不吉利。”叶修说道。

“叶修你真无耻不要脸,对待妹子都这样。”魏琛说道,“去隔壁嘉世跳吧,来次冲门红?”

“可以啊老魏,一箭双雕。”

“原来你还会成语啊,老叶。”

操,昨晚做梦,梦到韩文清成了我爸。

雨天

ooc致歉。









认识阮南烛那天。





正下着雨,冰凉的雨打在身上跟刀子刮似的。今早的天气预报林秋石没看,没带伞在雨中跑得狼狈。





他只有点担心书包里的作业是否会被打湿。




前方有个网吧,一般林秋石都不会来这,毕竟学校的或者校外的流氓痞子都聚在这块,但这也容不了他犹豫片刻。




看架势,这雨没有停的意思,只会越下越大。




所以他想都不想,扯住书包直接冲进了网吧,刚进去就闻到烟味,林秋石不讨厌烟,但在这还是蹙眉有些抵制,主要太过浓烈了。他深吸一口气,转头望了望左右,因为下雨,网吧里生意火热了起来,一个空位都没。




这就有点尴尬。




林秋石从口袋里摸索出五块钱,被雨打湿后皱巴巴的,这里的网吧也算是个微型冷饮店,林秋石打算买瓶奶茶或者咖啡什么凑合凑合下,把雨避一避。



他不会打游戏,再说没有空位。


服务台的小哥是个社会人,染着大红色的刺猬头,嘴里还叼着根烟,手正拍啦拍啦地敲着键盘,朝林秋石那目光都不斜下,说道:“上网一小时五块,包夜十五。”




林秋石眼神算好,从侧面看到他正在聊QQ,上面还显示句磕炮。




“一杯柠檬水。”林秋石又把目光放回桌台上,发现奶茶十元一杯,只好点了个柠檬水,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不加冰。”

那小哥才开始看向他,将烟掐灭,转头朝吧台深处走去,嘀咕的声音林秋石正好听到:“不上网来喝饮料,神经病……”



林秋石只是笑笑,站在原地等着。



站了一会林秋石觉得冷,网吧空调的温度开得很低,因为这里少年打游戏时燃起的热血可总算不上一个夏天。



“网管,开两小时。”



漫不经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林秋石转头过去,望见了一双漂亮的眸,此时带点笑意回望着他。







魏无羡乙女向

骂我别进。
ooc致歉,私设走尸说话。
写完看心情。



引子.


漆黑的树叶从地上升起遮天而上,密集得一片黑暗,连丝光都未从缝隙里透进来。深黑的地面泛起丝红来,约莫是血染红了这片,时间久了也变为了深黑。

凉飕飕的冷意扑面而来,半截的白骨手臂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坐在一旁的女鬼兴趣勃勃地说道:“我猜,被丢在这的那人估计是活不过几日了。”


“阿织也是如此说的,我看那人看起来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了,但那一身子的倔性,还是别去招惹他比较好。就昨天那几个走尸,虽说阶级比我们低好几层,不也是...”嘀咕声四周响起,声源处却又见不着影,可谓是诡异万分。


“况且,苏道长这些年活得倒不也是好好的?就她那副冷冰冰凶巴巴的样子,谁还敢惹她。”


“嘘!嘘!别教她听了去。”




壹.

魏无羡在这乱葬岗已经好几日了,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已经快把他逼疯了,让他觉得自己真快成了个鬼似的,可越发如此就越发让他想起云梦莲花坞的那些日子,但混沌之中他的意识告诉他。


他不能死,他还要屠了温狗,为江叔叔,虞夫人,江氏报仇。


剜心般的疼痛感像血脉一般蜿蜒而来直抵全身,他咬牙缓缓从地上坐起,冷冷看着正面前的鬼,那鬼也两三岁的样子,脸看起来还乖巧,笑起来咯咯咯的。

“滚。”

他漆黑的眸色里戾气藏不住,快要爆发一般,这已经算不上威胁的话了,就像是沾血的刀刃快落在了人家脖颈上了般。

这群鬼向来是欺软怕硬的。那鬼被他的一身戾气吓得一抖,急忙往后跑。可早迟了,魏无羡微微笑着,这一笑越使他阴郁十足。

鬼尖叫起来,又恶狠狠地要咬向身后那人的手臂。魏无羡早已提起它,直接用双指将它的眼珠活活挖了下来,语气森冷,让人不寒而栗:“既然已经死了,为什么还那么不安分呢?这么喜欢看别人,那就让你看不了吧。”

一旁的鬼见他如此恐怖,急忙将头缩回墓里。

魏无羡面无表情地往自己身上的黑衣擦了擦血,心里庆幸还好自己都穿黑衣服,如果是蓝家那堆有洁癖的可不活活气死。他低头踢了踢地面的头颅,啧了两句,死得可真他妈惨。

面上已被烧灼了一般,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头发虽然遮住了头顶,但一望便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针孔,可以看出杀他那人定是拿针线仔仔细细地一针又一针地戳进去的,眼珠子被挖了出来,留个空荡荡的眼眶,鲜血已经凝固了。

可以看出杀他那人真是血海深仇。


魏无羡却觉得可以拿这种方式折磨折磨温晁这狗东西。他继续将头颅踢远了,在乱葬岗这些天,他倒是明白了一个规矩。

欺软怕硬,强者为尊,弱者为卑。




贰.

魏无羡从没有想到这里除了他居然还有活人,莫非是温狗见他太孤单了,再丢一个小伙伴与他做伴?


他嗤笑出一声,把目光转向靠在墙边的女子,这女子倒也是生的好看,比他见过的仙子也差不了哪去。


墨发直垂脚踝,即使在这血腥十足的乱葬岗,白衣一尘不染没沾上一点污垢,眉似远山,眼如寒潭,特别是眼角那一点嫣然凄凄如血滴,更是为这清冷的模样加了些媚意。可魏无羡的目光在她腰上系的佩玉上,那佩玉雪白温润,模样倒是精致,中间刻着朵海棠花,栩栩如生。

竟是...

他有些吃惊,但很快收回。他扶手作礼,一副得体的动作也真是好笑,没平时轻浮的样子:“魏婴。”

“苏晚寻。”嗓音冷淡,也如她人一般,眉眼未有多余的情绪,平平静静地看了他一眼。

苏家人。









<恋与>被拒

七夕快乐,我就要写这种东西。
ooc致歉。



ver.许墨

“我挺喜欢你的。”你轻声说,捏着裙摆犹豫不决的样子,小脸红红的,让许墨想起院子里中的那堆兰花,只开了花骨朵小小一团簇拥着,干净可爱。

他说:“不要喜欢我。”


“为什么呀?”你呆呆的,大眼睛眨呀眨,见许墨还是温柔地笑着,咬唇难过死了,泪水哗的就流下来了。

刚下过雨,潮湿的空气涌入鼻尖,树叶上的水滴顺着叶面滑落,啪嗒啪嗒地掉。

“为什么?”你还在傻傻地问。

许墨摇头,只是摇头,连多余的话也不想说一句,眼里的怜悯让你心中被狠狠刺痛。

在许墨眼里,爱情来自于PEA,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内啡呔等因素,可以利用,可以抛弃。

他可以不要自己的真心,可以拿自己的感情去做交易,但却不愿意伤害你。

“没有为什么。”他笑着回复,眼神柔情万种,最是有情也最无情。











ver.李泽言

你目光流转,最后停在他身上,勾唇笑,媚意横生:“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下我。”

“我眼瞎?”他冷淡地反问着。

周围酒精气息,劣质的香水味浓烈,这里混乱十分,女人抹着艳丽的妆,穿得亮闪闪且清凉,那一排排白花花,有钱的二世祖左拥右抱,嗓门吼大了倒一片,喧闹的音乐声开得很大,角落里甚至还有男人与女人在做.爱,肉.体啪.啪的声音很大,有人看到了还会吹几声口哨,甚至还有的会在口中学习他们相撞的声音。


而李泽言在这里格格不入,西装穿得整整齐齐,最上面的一颗纽扣也扣着,禁欲不可侵犯,表情还很正经。

你看着看着就笑了,扭着步子就上前扯住他的领带,两条大白腿直接架在他腰上,屁.股坐上他腿。你刚刚喝了瓶鸡尾酒,醉醺醺的,呼出气息在他面上,苦涩十分:“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漂亮修长的手指在他西装裤上滑动到鼓起那部分。

“Beautique的Balmoral?”他眸色一沉,闻着酒味说道。


“很有眼光嘛。”你俯下身子,在他耳边轻笑一声,说道,“不过是盗版的。”


趁他还没答话,自己已经咬上他的耳朵,使他浑身一颤,见他白皙的面色惹上羞红,手已经拉开拉链,伸进他的裤.裆里,轻摸里面的ying物。

“你.....”你轻叹。

但下一秒已经被他推开,只见他神色渐冷,有嫌恶之色,但又见他迅速地拉去拉链,起身要离开这。

“一次五百,我技术很好的,记得来找我哈,总裁大人。”你恶劣地笑着,顺便在桌上拿起一包烟,点燃在指尖,烟雾缭绕。

“我不会再来了。”他冷笑一声,又一顿,“你真让我失望。”

你缓慢吐出一个烟圈,漫不经心地看向他的背影:“你知道我刚才要说什么吗?”




我想说的是,你相信妓.女也有心吗。
可是没有人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