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就让时间永恒刻下你的模样

<绝对臣服>

hp乙女。ooc致歉。



“我的爱人,我对你绝对臣服,绝对忠诚。”

“将这颗炙热滚烫的心赠予你。”



—汤姆•里德尔—


漆黑光滑的鸦羽泛着冰冷的光,是黑夜里他静默的瞳孔。波纹重重的深绿围巾围不住凄凉的寒风,湿漉漉的潮气疯狂挤进房间,壁炉里火星燃烧着,噼里啪啦地尖叫着。

没有温度的只是他的唇,冰凉的不像活物,却吻的眼角发红,吻的喘息声断断续续。他紧紧按住你的脑袋,肆意地占有着你的每一丝温柔,有时候牙尖磕到牙尖,你“嘶”了一声,蹙眉又被他厚厚的茧子抚平。

汤姆•里德尔的爱像他这个人,看起来不带任何感情,每字每句都是利用和算计。权利和力量至上,骨子里刻着暴戾二字,血腥残酷的手段应有尽有。“微笑的恶魔。”这是对他的形容,霍格沃兹里他在所有人面前温文尔雅,但你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可这又如何。

鬓发摩擦过你的耳侧,他的声音平静冷淡,不染上任何情意。

“你不需要质疑我的爱。”




—哈利•波特—

轻佻起的眉眼被他吻住,想用温柔把你的傲慢,专横封锁起来,小心翼翼地触碰着每一处。以及很快就结束,清浅且眨眼即逝。他有些羞涩,但翠绿眸子没有躲闪的意思,让你想起了昂贵的绿宝石,色泽是透亮的,并不锋利,带着世界万物的柔软。


可爱真诚。他咬住唇,脸颊泛出淡红,最后眉眼一勾。

“你才是我的救世主。”












〔all叶〕看完鬼片后

ooc致歉。
又是聊天体。



一枪穿云:......


王不留行:......


索克萨尔:......

百花缭乱:......

再睡一夏:......


海无量:...现在心情很复杂,黄少天很沉默,而我可以打八个王杰希。

大漠孤烟:呵。

君莫笑:啧,你看人家老韩什么样,再看看你们,怂得一批。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老韩这种堪比林正英钟馗往哪一走鬼都吓得魂飞魄散镇邪不二人选他怎么可能会怕啊!!还有老叶你看起来还不是很害怕啊,叫你和我坐在一起,你不听哼!

吴霜钩月:黄少你就是想趁此机会摸叶神的手吧。


君莫笑:全程你一惊一乍叫得比电影女主还精彩,我真的很纳闷,你是怎么把尖叫和垃圾话合并的那么完美?


夜雨声烦:哼人家也害怕啦(๑>؂<๑)(⁄ ⁄•⁄ω⁄•⁄ ⁄)_(:з」∠)_混蛋嘤嘤嘤我好怕,晚上要和修修一起睡觉觉(๑°3°๑)嘤嘤嘤我怕死了我怕鬼来找我٩( 'ω' )و


〔夜雨声烦被管理员禁言十分钟〕


君莫笑:我没禁,我本来打算直接踢的,这位手速还可以啊,老韩啊?


石不转:韩队刚才没玩手机,不是他。


一枪穿云:...我。

君莫笑:行啊操作骚到小周都看不下去了,不过真怕的话贴两张老韩的照片辟邪不就行了呗。

沐雨橙风:嘤嘤嘤人家也怕怕qaq。

君莫笑:不是,你有看吗?全程都和楚云秀在聊电视剧,笑得嘎嘎叫,跟黄少天的比起真是不分伯仲。

沐雨橙风:真是一点也不懂女孩子。


风城烟雨:说到懂,我刚刚看了记录,我很好奇杜明怎么这么懂?


无浪:难怪他最近问我电影票的事情,还整天笑得很傻...


吴霜钩月:呵,我好歹也是经历过不平凡有故事的人。

风城烟雨:哇哦。

无浪:哇哦。

沐雨橙风:哇哦。

吴霜钩月:...好吧,我想约唐柔妹子去看电影,然后...想摸个小手。


一叶之秋:为什么只摸小手?



君莫笑:难道你还想打个波?

一叶之秋:...如果...你愿意的话,也是可以的......


风城烟雨:哎呀你这就不懂爱情了吧,第一次约会的话,就凭杜明和柔妹子认识的程度,摸个手也算犯规了,含情脉脉对视摸摸手,第二次约会就可以升级为拥抱,第三次这就不用说了吧。


君莫笑:我怎么脑补出王大眼含情脉脉的样子?


王不留行:那是因为你脑海里有我。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含情脉脉的话这比鬼片吓人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雨声烦被管理员禁言一分钟〕


君莫笑:你这人怎么能讽刺王队的长相呢,含情脉脉怎么了,人家大眼长的整整齐齐的,还有杜明骚扰我队女队员,还想摸小手?以及轮回再过几天要和蓝雨有比赛了吧,严重扰乱影响比赛的心情和态度,不用说了吧,小周你看着直接加训吧。



一枪穿云:嗯。

吴霜钩月:可是队长...你昨天对叶神...


〔吴霜钩月被管理员移出群聊〕


一枪穿云:什么都没。

君莫笑:咳...


风城烟雨:啧啧。

夜雨声烦:又禁言我只知道欺负我!(๑°3°๑)天天刚刚看完鬼片可怕了,想要叶叶安慰我,可是叶叶还禁言人家,嘤嘤嘤。

君莫笑:你当时这么怕怎么不挨着老韩坐呢?


夜雨声烦:霸图去另一个播映室了,好像是因为2:10分的电影,时间问题,恐怖的画面你一直在闭眼睛,怎么看得到。


君莫笑:你的位置在我下面,所以你是怎么看到的?


风城烟雨:还不是因为某人一直朝你方向望,像个变态。

夜雨声烦:我哪里变态了!!!!我这么可爱善良温柔大方得体温润如玉帅气逼人彬彬有礼。


君莫笑: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少天的嘴。


风城烟雨:宁可相信周队开口,也不要相信少天的嘴。


沐雨橙风:宁可相信叶修单纯,也不要相信少天的嘴。


百花缭乱:宁可相信韩队温柔,也不要相信少天的嘴。




〔all叶〕关于小奶狗的讨论

ooc致歉
第一次写,算是聊天体吗QAQ很无聊呜呜呜,别骂我。







风城烟雨:〔图片:叶修和英国队少年聊天背影〕感觉不得了


〔风城烟雨撤回一条消息〕



风城烟雨:错屏。

沐雨橙风:难怪秀秀你没回我消息,原来发错了。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靠靠靠我看到了!!!!〔截图〕靠靠靠靠这不是英国队那什么奥利奥吗!!难怪我看他之前打比赛和老叶眉来眼去的!!!!我就说他心怀不轨不怀好意,居然勾搭上叶修!!!!你为什么要背着我和他聊天,难道他比我有趣吗他有我会聊吗他有我半分英俊吗他有我那么多话题吗!他用英文你听得懂吗!!我还是不是你最爱的人!!!@君莫笑


风城烟雨:你就是太会聊了。


夜雨声烦:...呵,女人。


浅花迷人:是我错屏了吗?只看到黄少天这回只说了三个字。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这不是重点好吗!!他连英文都不会,怎么会和奥利奥交流的!!!好气哦!!!我要把奥利奥挤一挤扭一扭泡一泡!!叶修你必须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君莫笑。

一枪穿云:...嗯。


夜雨声烦: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君莫笑

索克萨尔:为了不让少天刷屏让大家都好过的话,所以还是解释一下吧,前辈@君莫笑。

〔夜雨声烦被管理员禁言10分钟〕


君莫笑:多简单一事。啧,话说人家叫奥利弗,不叫哪门子奥利奥。有什么好解释的?两队促进感情,交流战术,互相切磋,以及你真不知道翻译器是什么吗?

逢山鬼泣:互相切磋...

君莫笑:留下适当的心理阴影...?

王不留行:果然。


风城烟雨:就我觉得那个奥利弗长得很像日剧《宠物情人》里面的小奶狗哎,很可爱,你说是不是沐沐@沐雨橙风



沐雨橙风:你说那部剧吗!超甜,男主角真的是床上小狼狗,床下小奶狗。


君莫笑:哦,就是那个你那几天熬夜看完的那部狗变人的?


浅花迷人:狗变人?这么刺激?


沐雨橙风:...你看错了。

风城烟雨:明明是女主以前养了一只狗后来被丢了,然后遇到男主觉得很像自己养的狗,就把他领养回家当宠物了。

君莫笑:这女主把人家当替身了吧,还是条狗,没想到你俩喜欢看这么重口味的。

沐雨橙风:(微笑)

〔君莫笑撤回一条消息〕


夜雨声烦:我回来了!!!刚刚被禁言的时候百度了一下!小奶狗不就是我吗!比他小谁都没有我黏人,谁都知道我对叶修多好,boss随便给他刷,稀有材料都给他,兴欣没空调我免费提供空调屋,零食小吃饮料样样具备!我真是个合格的完美情人,而且重点是我可爱!!可爱!!!〔太阳花〕

夜雨声烦:他哪里好他哪里好!!英国人中年后发际线都会很高,你不信问@风城烟雨。

风城烟雨:别说了...都是泪,是我目睹了德拉科和洛基的成长,我明白...

夜雨声烦:而且我还是最可爱的!!!

索克萨尔:中国中年的案列也很多,比如冯主席。

风城烟雨:...那不是已经中老年了吗。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你们到底有没有注意重点啊!重点我是小奶狗不二人选啊。

君莫笑:你不是很奶,你是很狗。



风城烟雨:明明最可爱的是小周,他什么话都没说。

一枪穿云:(害羞)


无浪:队长开口说话,还夸自己可爱?


风城烟雨:...对不起,是我错了。


夜雨声烦:!!!!!喂喂喂!我哪里狗了!!果然那个该死的贱蹄子勾引了你们两个,让你的身心都不干净了!!呵本宫不死,尔等终究是妃。


君莫笑:以后少跟沐橙他们看电视剧,孙翔智商都被你拉高了。

一叶之秋:...?

君莫笑:...夸你聪明呢。


一叶之秋:(撇嘴)



沐雨橙风:就我发现少天回消息手速变慢了吗?



无浪:+1


风城烟雨:+1

生灵灭:+1

鬼迷神疑:+1

......


夜雨声烦:靠靠靠这不是重点好吗!!!请仔细看我表达出的重点!


流云:难怪那几晚没有帮我写作业...原来是叶修前辈的原因。


夜雨声烦:.....


君莫笑:除了比我小,黏人是挺黏人,可爱这点,你是不是没睡醒?


索克萨尔:为什么前辈没有空调要去找少天呢?我的房间可比少天的大@君莫笑。


风城烟雨:(惊恐)他想表达什么!他是在暗示对不对!


王不留行:@君莫笑微草的更大。


一枪穿云:轮回的大@君莫笑。


君莫笑:...如果你们比较稀有材料的多少,那我可能会考虑一下。


〔索克萨尔撤回一条消息〕

〔王不留行撤回一条消息〕

〔一枪穿云撤回一条消息〕




君莫笑:没意思。



大漠孤烟:小奶狗是什么意思?




夜雨声烦:......

沐雨橙风:......

风城烟雨:......

流云:........

无浪:......

王不留行:......



夜雨声烦:......我没认错人吧?


索克萨尔:年纪小,黏人...可爱的男生。


夜雨声烦:...那个老韩啊,先不说年纪吧,黏人不合适吧,可爱吧...嗯...可爱吧,更不合适吧,小狼狗也不合适,怎么能用小来形容..


浅花迷人:大狼狗


夜雨声烦:...这就不尊敬了吧,顶多大老虎吧。




〔夜雨声烦被管理员移出群聊〕




君莫笑:比我狠多了。




沐雨橙风:是个狠人。

风城烟雨:是个狠人。

浅花迷人:是个狠人。







魏无羡乙女向

骂我别进。
ooc致歉,私设走尸说话。
写完看心情。



引子.


漆黑的树叶从地上升起遮天而上,密集得一片黑暗,连丝光都未从缝隙里透进来。深黑的地面泛起丝红来,约莫是血染红了这片,时间久了也变为了深黑。

凉飕飕的冷意扑面而来,半截的白骨手臂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坐在一旁的女鬼兴趣勃勃地说道:“我猜,被丢在这的那人估计是活不过几日了。”


“阿织也是如此说的,我看那人看起来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了,但那一身子的倔性,还是别去招惹他比较好。就昨天那几个走尸,虽说阶级比我们低好几层,不也是...”嘀咕声四周响起,声源处却又见不着影,可谓是诡异万分。


“况且,苏道长这些年活得倒不也是好好的?就她那副冷冰冰凶巴巴的样子,谁还敢惹她。”


“嘘!嘘!别教她听了去。”




壹.

魏无羡在这乱葬岗已经好几日了,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已经快把他逼疯了,让他觉得自己真快成了个鬼似的,可越发如此就越发让他想起云梦莲花坞的那些日子,但混沌之中他的意识告诉他。


他不能死,他还要屠了温狗,为江叔叔,虞夫人,江氏报仇。


剜心般的疼痛感像血脉一般蜿蜒而来直抵全身,他咬牙缓缓从地上坐起,冷冷看着正面前的鬼,那鬼也两三岁的样子,脸看起来还乖巧,笑起来咯咯咯的。

“滚。”

他漆黑的眸色里戾气藏不住,快要爆发一般,这已经算不上威胁的话了,就像是沾血的刀刃快落在了人家脖颈上了般。

这群鬼向来是欺软怕硬的。那鬼被他的一身戾气吓得一抖,急忙往后跑。可早迟了,魏无羡微微笑着,这一笑越使他阴郁十足。

鬼尖叫起来,又恶狠狠地要咬向身后那人的手臂。魏无羡早已提起它,直接用双指将它的眼珠活活挖了下来,语气森冷,让人不寒而栗:“既然已经死了,为什么还那么不安分呢?这么喜欢看别人,那就让你看不了吧。”

一旁的鬼见他如此恐怖,急忙将头缩回墓里。

魏无羡面无表情地往自己身上的黑衣擦了擦血,心里庆幸还好自己都穿黑衣服,如果是蓝家那堆有洁癖的可不活活气死。他低头踢了踢地面的头颅,啧了两句,死得可真他妈惨。

面上已被烧灼了一般,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头发虽然遮住了头顶,但一望便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针孔,可以看出杀他那人定是拿针线仔仔细细地一针又一针地戳进去的,眼珠子被挖了出来,留个空荡荡的眼眶,鲜血已经凝固了。

可以看出杀他那人真是血海深仇。


魏无羡却觉得可以拿这种方式折磨折磨温晁这狗东西。他继续将头颅踢远了,在乱葬岗这些天,他倒是明白了一个规矩。

欺软怕硬,强者为尊,弱者为卑。




贰.

魏无羡从没有想到这里除了他居然还有活人,莫非是温狗见他太孤单了,再丢一个小伙伴与他做伴?


他嗤笑出一声,把目光转向靠在墙边的女子,这女子倒也是生的好看,比他见过的仙子也差不了哪去。


墨发直垂脚踝,即使在这血腥十足的乱葬岗,白衣一尘不染没沾上一点污垢,眉似远山,眼如寒潭,特别是眼角那一点嫣然凄凄如血滴,更是为这清冷的模样加了些媚意。可魏无羡的目光在她腰上系的佩玉上,那佩玉雪白温润,模样倒是精致,中间刻着朵海棠花,栩栩如生。

竟是...

他有些吃惊,但很快收回。他扶手作礼,一副得体的动作也真是好笑,没平时轻浮的样子:“魏婴。”

“苏晚寻。”嗓音冷淡,也如她人一般,眉眼未有多余的情绪,平平静静地看了他一眼。

苏家人。









<恋与>被拒

七夕快乐,我就要写这种东西。
ooc致歉。



ver.许墨

“我挺喜欢你的。”你轻声说,捏着裙摆犹豫不决的样子,小脸红红的,让许墨想起院子里中的那堆兰花,只开了花骨朵小小一团簇拥着,干净可爱。

他说:“不要喜欢我。”


“为什么呀?”你呆呆的,大眼睛眨呀眨,见许墨还是温柔地笑着,咬唇难过死了,泪水哗的就流下来了。

刚下过雨,潮湿的空气涌入鼻尖,树叶上的水滴顺着叶面滑落,啪嗒啪嗒地掉。

“为什么?”你还在傻傻地问。

许墨摇头,只是摇头,连多余的话也不想说一句,眼里的怜悯让你心中被狠狠刺痛。

在许墨眼里,爱情来自于PEA,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内啡呔等因素,可以利用,可以抛弃。

他可以不要自己的真心,可以拿自己的感情去做交易,但却不愿意伤害你。

“没有为什么。”他笑着回复,眼神柔情万种,最是有情也最无情。











ver.李泽言

你目光流转,最后停在他身上,勾唇笑,媚意横生:“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下我。”

“我眼瞎?”他冷淡地反问着。

周围酒精气息,劣质的香水味浓烈,这里混乱十分,女人抹着艳丽的妆,穿得亮闪闪且清凉,那一排排白花花,有钱的二世祖左拥右抱,嗓门吼大了倒一片,喧闹的音乐声开得很大,角落里甚至还有男人与女人在做.爱,肉.体啪.啪的声音很大,有人看到了还会吹几声口哨,甚至还有的会在口中学习他们相撞的声音。


而李泽言在这里格格不入,西装穿得整整齐齐,最上面的一颗纽扣也扣着,禁欲不可侵犯,表情还很正经。

你看着看着就笑了,扭着步子就上前扯住他的领带,两条大白腿直接架在他腰上,屁.股坐上他腿。你刚刚喝了瓶鸡尾酒,醉醺醺的,呼出气息在他面上,苦涩十分:“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漂亮修长的手指在他西装裤上滑动到鼓起那部分。

“Beautique的Balmoral?”他眸色一沉,闻着酒味说道。


“很有眼光嘛。”你俯下身子,在他耳边轻笑一声,说道,“不过是盗版的。”


趁他还没答话,自己已经咬上他的耳朵,使他浑身一颤,见他白皙的面色惹上羞红,手已经拉开拉链,伸进他的裤.裆里,轻摸里面的ying物。

“你.....”你轻叹。

但下一秒已经被他推开,只见他神色渐冷,有嫌恶之色,但又见他迅速地拉去拉链,起身要离开这。

“一次五百,我技术很好的,记得来找我哈,总裁大人。”你恶劣地笑着,顺便在桌上拿起一包烟,点燃在指尖,烟雾缭绕。

“我不会再来了。”他冷笑一声,又一顿,“你真让我失望。”

你缓慢吐出一个烟圈,漫不经心地看向他的背影:“你知道我刚才要说什么吗?”




我想说的是,你相信妓.女也有心吗。
可是没有人听了。




“小周,我冷。”

“没事,我周某人现在就来你家放火!”

“我毕生有个愿望只有你能实现。”
“但说无妨。”
“我想看你穿连衣裙。”

“有蚊子,小周!”
“没事你叫它过来咬我,我周某人不怕,你和它打好商量,说隔壁有个帅哥来咬一下。”
“我不说,不会它们的语言。”
“你就嗡嗡嗡一下,说嘛!”
“我觉得...很撒比。”
“这不是撒比,这是交流。”
“嗡嗡嗡...”

“小周。”
“咋啦?”

“小周,如果现实生活里有一天我走不动路了,你会背我吗?”
“我会搞个轮椅推你。”


早上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秒很怔,后来刷lof在厕所里哭得跟傻子似的,打字都是颤抖的。我也从来没想到这个消息给我的冲击力这么大。

我一直很喜欢四合院,暑假无聊的时候就刷他们的视频,就算我不玩吃鸡也喜欢看,关于他们的一切我都喜欢,踩点看他们的直播,听他们说话他们听吹牛逼听他们唱歌,笑得像个傻子。

看他们撒的糖,非常开心。




以前觉得他们很甜,特别特别甜。
现在看来无疑是抹着层蜜糖的中药,裹着丝绸的刀刃。



甚至很多人说以前都是在演戏,都是塑料,真正如何也只有当事人知道,我只希望他们的以前都是真正的,真正发生过的,他们是真正很好的,特别特别好的朋友,不是演戏不是塑料。

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 我想这个比他们掰了的事实还更让人难过。



朋友说仙儿说掰了的原因声音都在颤抖。

不敢再看关于你们的任何视频,不敢在听他唱的每一首歌,只怕眼泪会流下来。



“他们让我清醒。”
“可是我明知这是场梦,却不愿意。”

现在看来,始终是一场梦。
梦醒了,听故事的人也该走了。
周仙这个cp向终究没了。

很难过,非常难过。但一点也不失望,也不会替他们惋惜。
珍重他们的选择,希望他们每个人都能过得很好很好。

再见了。
周仙。

薛洋x你

ooc致歉。
在火车上无聊随手摸的。



“怎么?”薛洋挑眉望着你,一双漂亮的眼睛似笑非笑,看不清情绪,唇角勾起笑意,但分明被染上月光渲染过的清冷,语气冷冰冰的,“不回去,你想等谁?”



他吐字清晰,每个字都说得优雅且缓慢,是刀脊在人光滑细腻的肌肤上划开一条口子,让鲜血如同藤蔓般在皮肉里横向生长起来,绽开一朵朵漂亮的血花。


他这副样子你实在是太熟悉了,你不听他话的时候,他解.剖动物尸体被班上人骂恶心的时候,以及他爱吃的糖不见的时候。


可你偏偏害怕他生气,薛洋生气不同与其他人会像个疯子乱吼乱骂。他生气的时候,上一秒还对你笑得温柔可爱,下一秒他的刃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毫无留情地刺向你,他甚至还会笑着问你与你讲话聊天。


他是个无赖,亦是个流氓。


“...你怎么在这?”沉默片刻,你道。


“我怎么不能在这?”他一副吃惊的样子,但笑意凉薄极了,懒洋洋地靠在路灯上,“你不也是在这吗?”他又装得明白的模样,语气开始变快起来,“哦,我知道你是在等你的情郎?七班的魏无羡?大半夜约在这种地方,可你也没什么好图的。不过,你真以为别人会喜欢你啊,醒醒吧,傻姑娘。”


语气里嘲讽十足。


你怒了,瞪他:“别人喜欢我,关你什么事!”


他不说话了,只是走近了你一些,你生怕他上前就揍你一顿,你向后慢吞吞挪了几步,面色有些惊慌,但你还是挺起胸膛,狠狠斥道:“你...你突然走近干嘛!”


他仍然笑着,露出两个尖尖的虎牙,向你走近,你总会联想到那虎牙会咬上柔弱雪白的脖颈,留下两个红色漂亮的印子,但又觉得它比刀刃更吓人些,会咬掉脖颈似的。


你猛地往后一扑,才发现身后已是墙壁,你只穿了条裙子,冰冷的墙亲吻着你裸露在外的肌肤,你咬唇望着薛洋,忐忑不安地瞪大眼。


已经没有路了。


你是被逼到绝路的猎物,他是居高临下看你自寻死路的猎人。


他将身子向前倾,少年的清香滑落你的鼻尖,墨发擦过你的脸颊,离你很近,那漂亮的唇型在你面前张口又合上,你居然有吻上去的欲望:“你觉得我要干什么?”


冰凉指尖抚上你的下颌,轻柔得像是在安慰一般,但在你眼里无疑是威胁。


你吓得一动不动,眼睛都闭上了,委屈得话也不说。而这个动作很快没持续多久,那股冰凉很快离开了你,取而代之的是唇上的柔软。



他吻人算不上温柔,甚至还有些凶残,以及那两颗尖尖的虎牙撞上你的舌尖,嘶嘶得痛。

你大脑一片空白,忘了推开他,可他也立即离开了你,他还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你,说道:


“当然是亲你啊。”




—end—

周星驰






你有万般种模样。

—每种我也爱。










你可以是神色懒散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带有目的,穿着不合身的校服以及厌恶学校的卧底。



你可以是手笔下的山河气势磅礴,每一笔每一勾线都带着风流又不失文雅的纨绔才子。



你可以是眉眼自成嚣张之色,吐句字字诛心伤人,傲气十足如刀般凌人,不可一世的食神。



你可以是脚踩七色祥云,身穿金黄盔甲,放荡不羁又痴情,对爱拿得起也放得下的盖世英雄。



你可以是一名饱尝世间辛酸却口口声声演戏,半辈子如同苦涩中药却仍然坚定梦想的演员。



你可以是世界以痛吻,仍然报之以歌,善良得永远不会被恶意打败,平凡却如同太阳般耀眼的普通人。



你可以是仿徨,发誓做一个坏人却总会为了伸张正义挺身而出,痛苦思索最后破茧而出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



你可以是坐在吃着最便宜简陋的饭,背上全是汗水仍然为了儿子疲累工作,虽然穷但是有尊严的父亲。



你可以是懦弱且胆小,心思细腻却刁钻,可以是坏人,也亦是与正义沾边的审死官。


你可以是周星星,可以是唐伯虎,可以是史蒂芬周,可以是至尊宝,可以是尹天仇,可以是阿银,可以是宋世杰。







而你也是周星驰。





你可以万人敬仰,也可以众人唾弃,在别人口中有千般模样。

你也只会是周星驰。







我喜欢的周星驰。








我爱你的作品,爱你的为人,爱你的眉眼,爱你的笑容,爱你的皮囊,爱你的灵魂。



无论从黑发年少到白发苍苍。



我也会爱你。











-我是喜欢你之中的一颗微小的星星。

—而你是茫茫宇宙,浩瀚星河的汇集。





〔蓝忘机乙女向〕唯一的错

ooc致歉。
算不上乙女,只是换了个视角来写。
蓝忘机x你。bgm《浮生未歇》,很短。
问:魏无羡死去的十三年里是如何度过的?
墨香:混沌状态,并没有清晰意识,但也不是什么都感觉不到,类似在不停地做噩梦。
看到这个想写的,算不上乙女但求个与薛洋那个的工整还是把这个题目写上去,也不会写两人以前的交集。
要骂我的别进。




“哎...听说含光君与魏无羡关系也不怎么样啊,在屠温狗时,若不是百家相敌,双方都差点打起来,在云梦时魏无羡也处处为难蓝忘机,并且围剿蓝忘机不也是参与了一份吗?”


“可我听到的不是这样啊?在云梦时他们俩不是不打不相识吗,同为知己好友,后来魏婴修炼鬼道,与蓝忘机意见不合,才分道扬镳。后来围剿时,蓝忘机痛心疾首,狠下心来才杀了这位好友。”


“管他什么好友不好友!反正夷陵老祖如今已经死无全尸了!这才是大快人心!那江小宗主不愧是英雄豪杰!”


“......”

议论声遍及茶馆,无论是世家名门,还是山野散仙,都在这个小茶馆里议论这次的围剿行动。


阿茶扯了扯你的衣袖,你将茶杯递予唇舌,神色平静,从袖子里拿出一绽银子放在桌上,起身说道:“走。”


“阿姐去哪?”阿茶紧紧扯着你的衣袖,黑白分明的眸子有些瑟瑟发抖的意味,生怕你甩下她。

你示作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轻声说道:“回云深不知处。”


经过射日之征,云深不知处的重建也快要好了,与以前的布局也并无差异。清晨雾气弥漫,如置仙界,水榭园林被笼罩其中。


蓝曦臣见你来了,微微俯首示礼,面上无平常的温和笑意,多了几分愁绪:“昨日他喝了些酒因魏公子的事顶撞了叔父,领了罚跪了一夜现在正在书房关禁闭,你说他...这又是何苦。”


阿茶与蓝景仪他们关系倒挺熟悉,一来云深不知处脚一放就蹦去找他们了,虽说这时他们还在早读。你边听蓝曦臣的话,边与他走向书房的方向,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倒不晓得,向来雅正端方不染尘埃的名门楷模竟也会喝酒。”


他苦笑道:“忘机这生唯一会破规矩也是因为魏婴了。”


“魏婴已经死了三年了,他这样折腾自己有个屁用。”你冷笑一声,甚是不满,若是平时这句话蓝忘机定又会责备你说脏话一事。


蓝曦臣摇头,说道:“他的性子你是知道的,谁劝他也没用,叔父和我都没法子。”又抬眼望你,“所以想让风露你来劝劝他...毕竟你与忘机也是十几年的挚友。”在一处停下,横贴还写着一些读书警语,“到了。”向你作出个请的动作。

你没有搭话,只是思忖着挚友两字,其实你与蓝忘机早因魏婴修鬼道之事意见不合便闹了矛盾,不知这回你的劝告他能听进几分。

你本还想礼貌地敲几下大门,但估计那人也不会应答,所以你简单粗暴地一脚踹开了门。

蓝曦臣退后几步,笑道,并无恶意:“许见不见,金小姐仍然如此豪迈。”


虽说你以前还没如此粗暴,但你直接跨了进去,蓝曦臣也未进来,你刚进便闻到丝酒香,淡淡地缭绕在鼻尖。

书房光线很暗,那人压根没点灯,只是慵懒地靠在雪白的墙壁上,你可从来没见过他如此不端庄的样子,他没梳理墨发,散乱地搭在衣上,连衣服也是凌乱的,领口微开,上面的一个烙印让你一怔。


地上随意丢了几本册子,一坛天子笑被打开,圆滚滚地躺在地面,酒味更浓重了。


他仍然一副平静的样子,虽然喝了酒脸色微红。


你看他这副样子更是怒火中烧,他向来最讲究雅正和那狗屁礼仪,如今一副头不梳衣不礼还在书房喝酒,若是蓝启仁看见了不被他的得意门生给活活气死。


“你瞧瞧你,许久不见可真是狼狈至极。”你冷笑一声,上前将那坛天子笑踢翻在地。



透彻的酒水顺着地面蜿蜒流了一地。


他才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见到是你,也并未惊讶,顺手还把那坛被你踢翻的天子笑放正。

“想魏婴你就去寻死,在这折腾个什么!?若不是蓝涣让我来,我倒是懒得来劝你,还名门楷模,我呸!”你越想越气,见他这副样和那个烙印,巴不得把他给骂醒。


“魏婴死都死了,死无全尸了,变成齑粉了!蓝湛蓝忘机含光君蓝二公子你清醒点吧!”


“当初我和你说那魏婴修鬼道必定没个好结果,让你离他越远越好,你不听,到如今你看你成什么样子了,这副样子要是落入其他人眼里怎么办?你不怕笑话便罢,你哥你叔父的名声你难道不在意吗!?”


“就算你再如何在意魏婴,你折腾自己折腾他人这是做什么!?”

一口气骂完,你只觉得痛快,但你看他这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心也微微刺痛,只是叹气一声,声音放柔了些:“...蓝湛,你这又何必...”


他听你说了一大堆,也没反驳,只是垂眸不语,沉默着。




酒香越来越浓烈,弥漫了整个书房。

良久,他才开口,抬眸看你,极浅的玻璃眸色染上情绪,声音沙哑低沉:“我又做梦了...”


“...梦到了魏婴...”


“他死的时候很痛苦...他问我为什么不救救他,我...不知道如何作答...”



“我不知道我做的是否真的算上错...”



他说得断断续续,前句与下句也没有联系,他只是眸露痛意,手指弯曲紧握。


你走近他,蹲下来,紧紧盯着他的眸子,轻声道:“蓝湛,你这样是第几回了?”

他浑浑沌沌的状态让你心刺痛得很。



“他死了,我每日都在做梦。”


“各种各样的梦,就像是醒不来了...”

你叹气一声,像是蓝曦臣那般重复说道:“蓝湛,你这又是何苦。”



若说蓝湛这辈子唯一会犯的错便是魏婴,只会是魏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