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就让时间永恒刻下你的模样

江澄乙女向<荆棘鸟>上

ooc致歉。今晚尽量把全部赶完。避雷女主渣,后期会变。新文风

“世界上有一种没有脚的鸟,它的一生只能够一直飞翔,飞累了就睡在风中,这种鸟一辈子才会落地一次,那就是死亡来临的时刻。”
          —《阿飞正传》




1.
“就赌五三,谁输了就抄个十遍。”
“哟简颜你可别后悔哈,江澄那小子可不是好追的。”
“啧,别说一个学期,一个月我都行!”
“行,就一个月。”

简颜正在喝的奶茶立马一口喷出来了,两双眼睛瞪的可圆了,骂出一声:“操,魏无羡你他妈可真是个人精。”

魏无羡桃花眼一挑,染上笑意,跟没骨头似的靠在座椅上,说道:“你不是说江澄好追吗,给你试试一个月呗。”

“你自个追不到蓝忘机就来祸害我?”简颜冷笑,“你知不知道我这叫吹牛逼,给自己仗仗士气?”

一旁的温宁只是温和地笑着,不说话。

魏无羡勾唇笑,往回头一看,又热心地往身后一指:“你桃花债来了。”

只见那人一身杀气地拿着一瓶脉动,走路带风又炫酷,双眼放火。魏无羡学着绅士做了个请的姿势。

扭开一瓶饮料的速度很快,直接泼上她脸又不伤及旁边那两人预算的很精准,导致简颜怀疑这人是魏无羡请来的,再加上毫不失去气势的二字:“人渣!”

简颜湿淋淋的头发全是脉动的味道,她却没有生气,笑着舔了舔唇:“青柠味的,下次可以试试Margaretfrost。”

“知足吧。”魏无羡嘲笑着她,又神色锐利起来,看来没想到会来这一出,“您这哪招惹的暴躁老哥啊?”

简颜回想了一下,最后懒洋洋说道:“忘了。”

那人见她根本不把自己放眼里,活生生气抖了:“你以前……你明明以前还说过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的,你明明还……”

魏无羡笑了:“她见谁都说这话。”

“不啊,丑的和你,我就不会说。”简颜摆摆手,“没事我就走了。作业还没写完呢。”笑嘻嘻地就朝反面走去了。

那人见她走了,急忙问道:“你为什么要骗我?”

简颜没有回头,口吻轻佻又洒脱:“如你所见,我是个人渣。”



2.

简颜的名声是挺臭的,但没几个人敢招惹,除了昨天那个例外。毕竟她和魏无羡,聂怀桑这几个仗着身份在c市横行霸道惯了。还没未成年呢,比谁都玩的疯。这是她爸骂她时候说的。她性子随和,和谁都有话题,玩得起大的,但不沾的绝对不沾。唯一不好的便是花心了。简颜骨子里可贱,最爱看男人为她死去活来的,勾搭上的男的没几个都中了她套。明明还是个高中生,不知道在哪学成年女人的那套风格,又带着女孩十六七岁的纯真。天使与贱(p)货,和她挺像的。

她慢悠悠地掏出烟,打火机熟稔地点燃,眉眼带笑地说道:“哟,小哥哥来认识下?”

江澄冷冷瞥着看向她,说道:“没空。”他对于女孩向来不如魏无羡那般处处留情,可何况他心里知这人的底。

简颜吐出个烟圈,手指又夹住烟杆抖了抖灰,涂抹艳丽的手指甲一挥而过,差点晃了他的眼:“别这么无情嘛。好歹都是同学。”

“你三班,我四班。”江澄不留情面地指出,“算不上同学。”

简颜咯咯地笑了:“没事,反正我也不想和你做同学。”她又一笑,离江澄近了些,“你觉得呢?”她没有喷香水,顶多洗了个头。洗发水的香气像院子里的茉莉花。

江澄没怎么和女孩子接触过,还说这么近。他知道她几个意思,也红了些脸:“你……”

“我?我什么,江同学,你这样好像跟我做了什么似的。”简颜无辜地说道,觉得他纯情的真是有意思,“弄得我还真想做什么了。”


空气有些暧昧。

简颜见他没啥反应,无奈地退后:“哎,真是直男啊。”说着就朝远处的魏无羡走去,一屁股直接机上摩托车后座。

灰尘哗一声扬起。


“走喽!”简颜招招手,长发被风吹乱了,笑得美丽动人,“江同学,明儿见。”

来得快,走的也快。只剩江澄这个人站在原地脸黑了一半。


魏无羡见她笑得得意,瞥眼过去:“汇报一下情况。”

简颜挑眉:“easy。接触了下,纯情又别扭。”

魏无羡突兀沉默了。

简颜问道:“咋了,你这?”


魏无羡还是决定开口:“其实我觉得,你一直下去不太好,左右过来对不起太多人了。”


简颜:“哦?”


魏无羡:“这两年来,我在思考,你到底是怎么做到对任何人都不动心的。我现在是明白了,你是在玩,还是在惩罚你的父亲?”






—荆棘鸟上部完—



评论(13)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