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就让时间永恒刻下你的模样

<魔道>对象做菜太难吃怎么办

ooc致歉。


ver.恶友组


这是薛洋第一次做菜,烧的焦黑的肉,能看得也只有那几片叶片了,但薛洋喜糖,多撒了些白糖。

金光瑶一看就已经毛骨悚然,但他伪装的表面是何其温柔的,可拿起筷子要夹肉时手也有些颤颤巍巍。


“阿瑶,好不好吃?”他甜腻的口音带着些威胁的口气。


说真的,金光瑶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


他脸色有些青,但很快被温和的笑容代替,好不容易咽下那口肉,将筷子缓缓放在桌上,说道:“洋洋做的自然是好吃的,不过这道菜....”


薛洋看他笑得更甜了。


金光瑶咽下这块肉,牵强笑着。


“的确是美味佳肴,人间美食。”





ver.忘羡

“我就知道蓝二哥哥就最宠我了。”魏无羡笑嘻嘻地接过蓝忘机的筷子,不忘调侃两句就开始夹菜。


这道青椒炒苦瓜,做的可是好看,苦瓜青翠欲滴,青椒搭配着更是让人想起盛夏的白瓷梅子汤般一口下去清冽干脆。


而魏无羡乐了:“呀蓝二哥哥,你看这个苦瓜长得像不像以前扳着脸的你?披麻戴孝如丧考妣的,看每个人都跟有深仇大恨似的。”



蓝忘机垂眸,轻声道:“少言。”

“呀呀呀你看蓝家的臭毛病!这里又不是云深不知处,以前我和江澄还在云梦摘莲蓬打山鸡,你还在那老头背三千条家规,果然你从小就是这样被惯坏的,吃饭不能说话,太惨了!”


“不过谁晓得你以后会不会拿你蓝家的臭毛病来禁言我,想想就可怕!再看看你现在,吃饭还不准我说话了!你再这样下去我就回娘家了。”

蓝忘机没理他,只听魏无羡一个人在这叽叽咕咕,叽叽咕咕着又见他一筷子下去夹了筷青椒,放入嘴里正要嚼一嚼,脸色大变,下一秒就喷出来了。




...喷在蓝忘机抹额上。

而魏无羡已经顾不到这么多了,只是连忙拿着桌上的一坛天子笑使劲灌,又咸又辣,泪水唰得就出来了。


去他妈的!


蓝湛!


这道菜做的很精致很漂亮,唯一不足就是太难吃了,盐放得太多了!!!!!!


魏无羡感觉现在已经可以表演出孟姜女哭长城了,他发誓这辈子从来就没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


可魏无羡眼珠一转,看着蓝忘机一副正直古板的模样,咬着舌头,流着眼泪,对蓝忘机说出这几字:“...太太太太好吃了!蓝湛你快尝尝。”


蓝忘机其实眸子有些阴沉,干干净净的云纹抹额被一块飞过来的魏无羡的肉给喷了,再加上蓝家的洁癖,蓝忘机没把他丢出去都算好了,可这时蓝忘机也拿起筷子在菜上夹,一口入,下一秒脸色变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叫你吃就吃你是不是...!”魏无羡哈哈哈大笑起来,把自己难吃哭了的事情并不在意,但下一秒他发现上唇与下唇被粘出了。


又被禁言了!


蓝忘机投过来个冷冷的眼神,将筷子一放,起身把菜碟朝厨房那方端去:“食勿语。”




ver.曦澄

江澄将一碟菜向蓝曦臣递去,耳朵有些红,但却狠狠瞪着他:“谁说是做给你的,爱吃不吃!”


金凌拿起筷子要去夹,却被江澄一筷子打中手,委屈地缩了回去:“舅舅。”


“废什么话!让你吃了吗!?”江澄凶巴巴地骂道。

金凌更委屈了:“舅舅可是你也不是给泽芜君做的啊,莫非你是自己吃吗...”

江澄还想骂几句,但蓝曦臣笑吟吟地将菜接过,拿起筷子也要夹上:“晚吟做的我自然是喜爱的。”说着夹上一块白菜送入口中,脸色有些青,但又笑了笑,“晚吟厨艺又进步了许多。”


江澄哼了一声。


金凌悄悄看着江澄与蓝曦臣唧唧哇哇,心想是什么美食佳肴,拿起筷子偷偷地送入口,下一秒就吐了出来:“你是在下毒吗?!舅舅!”

江澄放下筷子,立马破口大骂起来。


趁江澄看不见,蓝曦臣拿出张纸巾,将刚刚吃下的白菜吐了出来。

评论(8)

热度(254)

  1. 淡🍁语-苗权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