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就让时间永恒刻下你的模样

〔恋与漫威〕我的英雄

小蜘蛛x你。
ooc致歉。
写了半个小时乱七八糟的文,别太在意!



我的男朋友是一个英雄,就是最近在新闻上那个天天扶老奶奶过马路抓小偷小贼的好能手很出名的蜘蛛侠,人人都在赞美他,但谁也不知道他只是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

只有我知道他是谁。

如果你问我男朋友是蜘蛛侠的感觉怎么样,那我一定要说,哦那可真是糟糕透了,因为随时随地的,无论约会时你们是否即将kiss时,只要四周有一些风吹草动,他的英雄主义就会抛下我,我下次再见到他也是在新闻上。


当然。

你永远不知道你的男朋友什么时候又躺在了医院里,又不知道他和哪位人物大战了三百来回。


“奥,西妮你知道吗?当那个小偷正要把手伸进那位先生的裤兜里时,我就从后镜看到了他的脸,然后我...”彼得正在滔滔不绝地跟我讲述着,即使手打了石膏仍然在在半空中比划着,这个动作无疑让他显得滑稽极了。


但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是藏不住的兴奋。


我面无表情地削着手中的苹果,对他所讲的丝毫不感兴趣,电视开关之前被梅姨打开,想给彼得解解闷,但我认为他一点也不闷,就凭他那股兴奋劲,电视里是新闻频道,正跟彼得同种频率:“蜘蛛...”


听到蜘蛛两字,我将苹果恶狠狠地塞进了大演说家彼得帕克的嘴里,他涨红的小脸,白皙的肤色像是涂上梅姨的口红似的,咬着苹果吐字不清晰:“唔...西泥,泥...!”双眼瞪着,无辜死了。


我的上帝,我恨死了他这副样子。


我又将电视机关了机,未想到心里那股憋屈劲猛地涌上心头,速度极快地收拾好我的东西,对他微微一笑:“我们分手,就这样吧。”


“你是他们的英雄。”

“不是我的。”


我将后头四个字咬的特别重,也特别疼。我甚至没看他的神色,这辈子都没这么干脆利落地转身就走,我可真是像极了个混蛋。


但我宁愿做个混蛋,也不要做个没安全感的傻白甜。让蜘蛛侠见鬼去吧。我恶毒地想,走楼梯时那高跟鞋却不小心地崴了脚。



纠正一下。

现在开始蜘蛛侠不再是我男朋友。












与彼得分手的第二天,琳•苏就打电话来友好地问候我了。


“西妮,我的天,你是跟彼得分手了吗?!”隔着一个大西洋,我都能感受到琳•苏的惊讶,“你是在开玩笑吗?就算隔壁王奶奶离婚了我也不信?还是你绿了彼得?!”


琳•苏是名来自东方的中国人,那口不正宗的英文说出来别扭不行,但我此刻听得格外清晰。


“绿?我还没无耻到这种地步!”我咬牙切齿地说道,巴不得把她的脑回路扯出来打一顿。


“懊,可是你就是...”

她刚要说着,又讪讪笑道。



我鼻子突兀这一刻酸涩得很,在这一刻感觉无人了解我,心里就像是咕噜噜冒泡的汽水般难受:“苏,我讨厌那若即若离的安全感。”


下一秒,她还没开口就被我挂断了电话。我缩在被窝里,心绪十分复杂,毕竟如若不是琳•苏,谁听到这个消息也会格外震惊。


我认识彼得十二年,和他在一起四年,感情虽说不上生死之恋,但好歹也是坚不可摧,牢固得无法想象,就连吵架最多冷战一两天。





而在昨天,我干脆地提出了分手。

我望着桌上的相框,心情更复杂了。








与彼得分手的第三天。


我抱着书本从走廊走过,心情日了狗,彼得看着我的走向,急急匆匆地就要追上来,他那头棕色的头发杂乱得甚至忘了处理。


“西妮...!西妮...”


我是听得见的,佩服他的恢复能力,刚住院就能出来了,也佩服我的狠心,听见后走得更快了。


人来人往很多,他很快被冲淡了。

我回头看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他了。










接下来的这些天,彼得都想来找我说点什么,可每次我都选择了无视他,背起书包直接回家了,被琳•苏大骂冷酷无情无心无义,虽说内心还是有些难过,但我觉得就是过不去这口气。


凭什么他约会的时候想丢下我就可以。

就因为他要救人,他要乐于助人,他是蜘蛛侠,他是英雄。






与彼得分手的第十天。


“来一瓶达芬奇?”狭长狐狸眼睛的男人笑着给我递过来,咬着中国人的腔调,但我是听过琳•苏用中文辱骂一个偷了她钱的男人,那喷出来的脏话我至今记忆犹新,绝对不会是像他这样诡异。


我望着他不怀好意的眼神,沉默地没有接过。


“亲爱的小姐,确定不尝尝?”



谁他妈勾搭用达芬奇啊。我心里翻无数个白眼,但礼貌性地向他道谢,起身要经过他。

路过时,他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你的小男朋友?”

我回头过去,才发现彼得也正站在柱子那,眼睛瞪大了看着我们,样子委屈极了,要上前不上前,但看到我的眼神,转身就走了。


我突然想起以前我和彼得吵架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看着我的,眼神委屈得像是我欺负了他似的,但每次他都要扯住我的衣袖小声地求和好。


“西妮,你有什么不满意就说出来,别憋在心里。”


他的眸子是完好漂亮的琥珀,闪烁着我触碰不了的光芒。

然后接下来这些天,彼得再也没来找我,我觉得那个男的纯属故意,除了说不上的情绪外,我没有太在意,只是专心投入这次的论文里,虽然时时刻刻能在新闻里看到彼得的最新消息,但我没有兴趣。






“西妮,最近彼得怎么没来找你?”母亲抱怨着三号披萨的时候,才想起一件事,挑起的眉像是在质问着我。




“他不会来找我了。”

我含糊地回答道,正在刷着手机,看着最新的新闻,窗外的雨下得哗啦哗啦,我突兀怀疑彼得这个傻逼会不会忘了带伞。


“西妮,你要好好看待你的心。”


母亲意味不明地看着我。







“这就是蜘蛛侠的女朋友?长得也不咋滴呀。”冰凉的水向我狠狠泼来,四周那几个带着黑面罩宛如傻逼的歹徒奸笑道。


我在这一刻觉得他们好蠢。


“我不是他女朋友。”我纠正道,很认真地说。



“还说不是!你以为我们眼瞎看不到他昨天偷偷跑到你家门口看你!啧啧,我还以为是什么大美人,不过如此嘛。”


偷偷看我?我怔住,思索了下昨晚并没看到他的身影,但我扭了扭身体,发现这绳子格外牢固,我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不是他女朋友,一个月前我们就分手了。”


“哈哈哈哈以为我们蠢,会信?”


“...”

我懒得鸟他们。


电话在一刻突兀响起,歹徒怔住立马抢过手机,看到臭男人这个备注接过并递给了我。我并没有拉黑他,因为手腿被捆住,把脸凑上去说话非常吃力,他沙哑的声音传来:“西妮,你有没有事?”


听到他熟悉的声音,我的眼泪居然啪嗒就掉下来了,“我没...事...”


“西妮你不要害怕,我马上就来,你要是...害怕就想想以前。”


他的声音急促着急,一会断一会响,我还想说什么,电话下一秒就被歹徒抢过去,凶巴巴地吼着地点。


我乖乖听着彼得的话,想起了以前,却噗嗤一声笑了。





彼得来得很快,我从没见过他打架是什么样子,但我这一刻感受到了凶残而字,可以看出他十分生气。




是为我。

“蜘蛛侠你给我等着!”歹徒跑得时候贼狼狈,还自以为霸气地吼出着句话。


彼得根本没放在眼里,他只是走向我,温柔地把我揽入怀。我抱着他的脖子,哇的一声就哭了,我决定再也不和他吵架了。


他现在在我心里帅的人神共愤,就算我的男神在我面前,我也会觉得他是个屁的存在。


因为现在。

他也是我一个人的英雄。



“纠正一下,现在蜘蛛侠是我的男朋友。”


“也是英雄。”


评论(8)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