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就让时间永恒刻下你的模样

薛洋x你

ooc致歉。
在火车上无聊随手摸的。



“怎么?”薛洋挑眉望着你,一双漂亮的眼睛似笑非笑,看不清情绪,唇角勾起笑意,但分明被染上月光渲染过的清冷,语气冷冰冰的,“不回去,你想等谁?”



他吐字清晰,每个字都说得优雅且缓慢,是刀脊在人光滑细腻的肌肤上划开一条口子,让鲜血如同藤蔓般在皮肉里横向生长起来,绽开一朵朵漂亮的血花。


他这副样子你实在是太熟悉了,你不听他话的时候,他解.剖动物尸体被班上人骂恶心的时候,以及他爱吃的糖不见的时候。


可你偏偏害怕他生气,薛洋生气不同与其他人会像个疯子乱吼乱骂。他生气的时候,上一秒还对你笑得温柔可爱,下一秒他的刃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毫无留情地刺向你,他甚至还会笑着问你与你讲话聊天。


他是个无赖,亦是个流氓。


“...你怎么在这?”沉默片刻,你道。


“我怎么不能在这?”他一副吃惊的样子,但笑意凉薄极了,懒洋洋地靠在路灯上,“你不也是在这吗?”他又装得明白的模样,语气开始变快起来,“哦,我知道你是在等你的情郎?七班的魏无羡?大半夜约在这种地方,可你也没什么好图的。不过,你真以为别人会喜欢你啊,醒醒吧,傻姑娘。”


语气里嘲讽十足。


你怒了,瞪他:“别人喜欢我,关你什么事!”


他不说话了,只是走近了你一些,你生怕他上前就揍你一顿,你向后慢吞吞挪了几步,面色有些惊慌,但你还是挺起胸膛,狠狠斥道:“你...你突然走近干嘛!”


他仍然笑着,露出两个尖尖的虎牙,向你走近,你总会联想到那虎牙会咬上柔弱雪白的脖颈,留下两个红色漂亮的印子,但又觉得它比刀刃更吓人些,会咬掉脖颈似的。


你猛地往后一扑,才发现身后已是墙壁,你只穿了条裙子,冰冷的墙亲吻着你裸露在外的肌肤,你咬唇望着薛洋,忐忑不安地瞪大眼。


已经没有路了。


你是被逼到绝路的猎物,他是居高临下看你自寻死路的猎人。


他将身子向前倾,少年的清香滑落你的鼻尖,墨发擦过你的脸颊,离你很近,那漂亮的唇型在你面前张口又合上,你居然有吻上去的欲望:“你觉得我要干什么?”


冰凉指尖抚上你的下颌,轻柔得像是在安慰一般,但在你眼里无疑是威胁。


你吓得一动不动,眼睛都闭上了,委屈得话也不说。而这个动作很快没持续多久,那股冰凉很快离开了你,取而代之的是唇上的柔软。



他吻人算不上温柔,甚至还有些凶残,以及那两颗尖尖的虎牙撞上你的舌尖,嘶嘶得痛。

你大脑一片空白,忘了推开他,可他也立即离开了你,他还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你,说道:


“当然是亲你啊。”




—end—

评论(6)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