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就让时间永恒刻下你的模样

魏无羡乙女向

骂我别进。
ooc致歉,私设走尸说话。
写完看心情。



引子.


漆黑的树叶从地上升起遮天而上,密集得一片黑暗,连丝光都未从缝隙里透进来。深黑的地面泛起丝红来,约莫是血染红了这片,时间久了也变为了深黑。

凉飕飕的冷意扑面而来,半截的白骨手臂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坐在一旁的女鬼兴趣勃勃地说道:“我猜,被丢在这的那人估计是活不过几日了。”


“阿织也是如此说的,我看那人看起来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了,但那一身子的倔性,还是别去招惹他比较好。就昨天那几个走尸,虽说阶级比我们低好几层,不也是...”嘀咕声四周响起,声源处却又见不着影,可谓是诡异万分。


“况且,苏道长这些年活得倒不也是好好的?就她那副冷冰冰凶巴巴的样子,谁还敢惹她。”


“嘘!嘘!别教她听了去。”




壹.

魏无羡在这乱葬岗已经好几日了,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已经快把他逼疯了,让他觉得自己真快成了个鬼似的,可越发如此就越发让他想起云梦莲花坞的那些日子,但混沌之中他的意识告诉他。


他不能死,他还要屠了温狗,为江叔叔,虞夫人,江氏报仇。


剜心般的疼痛感像血脉一般蜿蜒而来直抵全身,他咬牙缓缓从地上坐起,冷冷看着正面前的鬼,那鬼也两三岁的样子,脸看起来还乖巧,笑起来咯咯咯的。

“滚。”

他漆黑的眸色里戾气藏不住,快要爆发一般,这已经算不上威胁的话了,就像是沾血的刀刃快落在了人家脖颈上了般。

这群鬼向来是欺软怕硬的。那鬼被他的一身戾气吓得一抖,急忙往后跑。可早迟了,魏无羡微微笑着,这一笑越使他阴郁十足。

鬼尖叫起来,又恶狠狠地要咬向身后那人的手臂。魏无羡早已提起它,直接用双指将它的眼珠活活挖了下来,语气森冷,让人不寒而栗:“既然已经死了,为什么还那么不安分呢?这么喜欢看别人,那就让你看不了吧。”

一旁的鬼见他如此恐怖,急忙将头缩回墓里。

魏无羡面无表情地往自己身上的黑衣擦了擦血,心里庆幸还好自己都穿黑衣服,如果是蓝家那堆有洁癖的可不活活气死。他低头踢了踢地面的头颅,啧了两句,死得可真他妈惨。

面上已被烧灼了一般,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头发虽然遮住了头顶,但一望便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针孔,可以看出杀他那人定是拿针线仔仔细细地一针又一针地戳进去的,眼珠子被挖了出来,留个空荡荡的眼眶,鲜血已经凝固了。

可以看出杀他那人真是血海深仇。


魏无羡却觉得可以拿这种方式折磨折磨温晁这狗东西。他继续将头颅踢远了,在乱葬岗这些天,他倒是明白了一个规矩。

欺软怕硬,强者为尊,弱者为卑。




贰.

魏无羡从没有想到这里除了他居然还有活人,莫非是温狗见他太孤单了,再丢一个小伙伴与他做伴?


他嗤笑出一声,把目光转向靠在墙边的女子,这女子倒也是生的好看,比他见过的仙子也差不了哪去。


墨发直垂脚踝,即使在这血腥十足的乱葬岗,白衣一尘不染没沾上一点污垢,眉似远山,眼如寒潭,特别是眼角那一点嫣然凄凄如血滴,更是为这清冷的模样加了些媚意。可魏无羡的目光在她腰上系的佩玉上,那佩玉雪白温润,模样倒是精致,中间刻着朵海棠花,栩栩如生。

竟是...

他有些吃惊,但很快收回。他扶手作礼,一副得体的动作也真是好笑,没平时轻浮的样子:“魏婴。”

“苏晚寻。”嗓音冷淡,也如她人一般,眉眼未有多余的情绪,平平静静地看了他一眼。

苏家人。









评论(8)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