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就让时间永恒刻下你的模样

<恋与>被拒

七夕快乐,我就要写这种东西。
ooc致歉。



ver.许墨

“我挺喜欢你的。”你轻声说,捏着裙摆犹豫不决的样子,小脸红红的,让许墨想起院子里中的那堆兰花,只开了花骨朵小小一团簇拥着,干净可爱。

他说:“不要喜欢我。”


“为什么呀?”你呆呆的,大眼睛眨呀眨,见许墨还是温柔地笑着,咬唇难过死了,泪水哗的就流下来了。

刚下过雨,潮湿的空气涌入鼻尖,树叶上的水滴顺着叶面滑落,啪嗒啪嗒地掉。

“为什么?”你还在傻傻地问。

许墨摇头,只是摇头,连多余的话也不想说一句,眼里的怜悯让你心中被狠狠刺痛。

在许墨眼里,爱情来自于PEA,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内啡呔等因素,可以利用,可以抛弃。

他可以不要自己的真心,可以拿自己的感情去做交易,但却不愿意伤害你。

“没有为什么。”他笑着回复,眼神柔情万种,最是有情也最无情。











ver.李泽言

你目光流转,最后停在他身上,勾唇笑,媚意横生:“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下我。”

“我眼瞎?”他冷淡地反问着。

周围酒精气息,劣质的香水味浓烈,这里混乱十分,女人抹着艳丽的妆,穿得亮闪闪且清凉,那一排排白花花,有钱的二世祖左拥右抱,嗓门吼大了倒一片,喧闹的音乐声开得很大,角落里甚至还有男人与女人在做.爱,肉.体啪.啪的声音很大,有人看到了还会吹几声口哨,甚至还有的会在口中学习他们相撞的声音。


而李泽言在这里格格不入,西装穿得整整齐齐,最上面的一颗纽扣也扣着,禁欲不可侵犯,表情还很正经。

你看着看着就笑了,扭着步子就上前扯住他的领带,两条大白腿直接架在他腰上,屁.股坐上他腿。你刚刚喝了瓶鸡尾酒,醉醺醺的,呼出气息在他面上,苦涩十分:“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漂亮修长的手指在他西装裤上滑动到鼓起那部分。

“Beautique的Balmoral?”他眸色一沉,闻着酒味说道。


“很有眼光嘛。”你俯下身子,在他耳边轻笑一声,说道,“不过是盗版的。”


趁他还没答话,自己已经咬上他的耳朵,使他浑身一颤,见他白皙的面色惹上羞红,手已经拉开拉链,伸进他的裤.裆里,轻摸里面的ying物。

“你.....”你轻叹。

但下一秒已经被他推开,只见他神色渐冷,有嫌恶之色,但又见他迅速地拉去拉链,起身要离开这。

“一次五百,我技术很好的,记得来找我哈,总裁大人。”你恶劣地笑着,顺便在桌上拿起一包烟,点燃在指尖,烟雾缭绕。

“我不会再来了。”他冷笑一声,又一顿,“你真让我失望。”

你缓慢吐出一个烟圈,漫不经心地看向他的背影:“你知道我刚才要说什么吗?”




我想说的是,你相信妓.女也有心吗。
可是没有人听了。




评论(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