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就让时间永恒刻下你的模样

<你我初相遇,生死都铭记>

你们要的甜。
ooc




楚留香



剑挽起个弧度,惊走的是几只栖息的飞鸟,以及凛冽的花重刀影,卷起你的几缕墨发,绕过重重叠叠的竹林,生生的出现你眼前,极快极稳地停在你脖颈上。

能瞧见的只有那快速掠过的一抹白色。

竹叶纷纷扬扬飘落,似是下了场很大的雨,落在他的衣肩,落在剑柄上,落在他含笑的眼。

声音似清泉行过这林间,行过这哀鸿遍野的死人堆,行过这刚刚硝烟弥漫的战场,像冬日江雪融化,含着似有似无的凉,音调却是懒洋洋的。

“姑娘,承蒙一位故人所托,来杀你。”

来杀你。


如若不是剑已停在脖上,如若不是与这人间地狱不相符合的白,你还会认为他只是个旅人。

你眨了眨眼,下一秒极快地握住了剑尖,倒也不在意手被剑尖划出几道浅浅的口,渗出血珠。

你反向刺向他,快而狠,直逼他。

他却步步反退,不急不慢又精准地绕开你的剑,步似行云流水地穿过林间,脸上还是那从容自在的笑意,却激怒了你。

你松开剑,欲要将袖中的匕首刺向他,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抢过你的匕首,又停在了鼻尖。


你吃惊,正要摁住他的手腕,却被他反手锁在竹上。

这个人靠近你的耳朵,很轻的说。

“你输了。”

怎么可能。


你不可置信,你怎么会输。


他蓦然松开你手,挑眉瞧你,但最终还是笑了,似一团火焰的熄灭。


“记住,姑娘,你欠我一条命。”



“以及,一颗心。”






方思明


那人沉稳平静,不为所动,与这汉子的样子形成强烈对比。

此时剑弩拔张,一触即发,茶馆众人似凝固了般。你望着这木桌上打碎的茶碗以及你收藏多年的花瓶,一地蜿蜒的残渣—


毫无疑问地炸毛了。


“这他娘是谁干的!给我滚过来!”


咬牙切齿的语气已经快掩饰了不了你的怒火了,甚至烧到了你的眼底。你感觉全身器官都在颤抖,发出嘶吼声。

这些都是一锭锭银子啊!白花花的银子啊!


你的命啊!


紧张气氛被你打破,众人以及那两人疑惑地望向你,你轻微地咳嗽一声,把下巴抬高了些,多了几分盛气凌人的模样。


那汉子见之前也没讨到好处,火气便朝你冲着来了:“你这娘们,唧唧哇哇的,我砸了便是砸了,你能耐我如何,今儿爷我……?!”

话还没说完,却已经被你打断了。


地面上的椅子早已被你砸了出去,他头一歪,也没想到你会回击。

你歪头,勾唇笑了笑,挑起眉:“我打你便是打你,你耐我如何?”

特么砸了你东西还有理了。


那汉子也怒了,上前就要打你,可是还没给你机会,他身旁那戴着面具的人已经出手了,快到看不清速度,只瞥见他眸光冰冷。




温度降下。


冷。



那汉子倒地了,吐出几口黑血来。那金色面具人孑然而立,指尖一点血,抬眼望向你,语气淡淡:“我也砸了。”



还敢承认。



你不怒极笑,想过去收拾下这小子。



可那人眸光褪去冷色,清浅的笑意浮现上来,是柔情点点,如一波秋水。



他说。


“我可以把自己赎给你。”


“赔一辈子的钱。”

评论(7)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