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野

就让时间永恒刻下你的模样

分手

ooc致歉
一切人物按照原著性格,不参与任何同人文。


Ver.德拉科


你紧握的手指关节逐渐泛白,咬着唇看似不在意他们的话。

潘西尖利的笑声无情地插入你的心口:“分手?哈哈哈哈哈,德拉科会喜欢上一个肮脏且下.贱的泥巴种?”

肮脏且下.贱的泥巴种,前几天前他也如此称呼你,嘲讽的面容如同潘西一样。

“除你武器!”

你猛地抬头,拿起魔杖尖声道,因为你这一一起身,潘西被你撞到桌角,那紧蹙的眉角可以看出她有多痛。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你恶狠狠地想。是耻辱,对你,也对她。

前几天你被德拉科甩了,今天又被德拉科的新任女友欺负,真够惨。但你面无表情得哭不出来,连最起码的眼红也做不到。

“故意伤害同学,拉文克劳扣四十分!”身边响起斯内普油腻拉长的强调,那阴沉沉得眼神看得你毫无波澜。平常你准要哀嚎一声,为自己愤愤讨个公道,可就如面对潘西一般。

你面无表情。

“德拉科,送你的小女友去医务室。”

“是,教授。”

德拉科僵硬地点点头,你立马移开了眼,你始终不敢看他。

“以及希维尔被关一个月禁闭,看来卢平教授教的很不错...呵,可希维尔小姐身为一个拉文克劳居然连魔药都搞不清楚?这很让我怀疑...”

“斯内普教授,我...!”你反驳道,但愣住了,感受到有冷冷的视线向你射来,如同寒冰利刃。

是德拉科,他唇角微有嘲讽笑意,神色冰冷,金发柔软垂在脸上,遮住了他的眼睛,但你敢保证一定像那天般的伤人。

“我知道了。”你深吸一口气,不允许自己去看他,但你的手已经开始颤抖,心也坠入了冰窖里。

他怀中的潘西正在向你示威,笑得嚣张又挑衅,像是以前的你。



ver.哈利


“我们分手吧。”哈利不敢去看你的眼睛,深低着头,声音不如平常的清爽,而是格外沙哑,听不出隐含的情绪,但你却觉得分外悲伤,“希维尔。”

他面容憔悴,黑眼圈渐浓,不像以前那般意气风发,像是无精打采的老人,垂低了头。你知道是神秘人的事情导致了他现在这样。你多么想上去抱抱他,摸摸他的头,安慰他说好听的话。

但你却直愣在地上,说不出话。

“好好活下去吧,希维尔。”

突兀,他咳嗽几声,又抬起头,满是血丝的眼睛里你又像是看到了光。他笑了笑,笑得疲惫又心酸。

“我不是良人。”

“再见。”

你们终究啊,不是一路人。

他是救世主,而你是不起眼的旁人。




ver.西弗勒斯

“我明白了。”你勾唇,自嘲三分冷淡七分,望着一地的相片碎片,玻璃亮闪闪地躺在地面,每一片里都闪耀着一个女人,她正幸福的笑着。

—莉莉•伊万斯。

西弗勒斯爱的莉莉•伊万斯,她长得的确很美,红发灼灼如火焰,笑容也是耀眼的,眼神里有着格兰芬多的勇敢和正直。

与你一点也不一样。

你是冰冷冷的,贪婪,野心勃勃的斯莱特林。即使西弗勒斯也是个斯莱特林,但他爱的却是如同火焰一般照耀了他过去的莉莉。

而你呢?

一个不起眼的,一个没有存在感的,在他人生之中只算过路的希维尔。

他沉默着,不开口说句话,望你的眼神甚至有怜悯,内疚。

别吧,西弗勒斯,这可不像你。

你狠狠咬牙,甩头就走,但你的泪水却忍不住砸落在地。




ver.汤姆•里德尔。

“你什么意思?!”

你不可置信地望着他,空气中有薄荷清冽的香气,传递到你这方,不由让你想起了你和汤姆的那个舞会。

他送你最漂亮的礼服,他和你跳了一支舞,他吻了你的唇,他在你耳边说着撩人的情话。

空气里也有清冽的薄荷味。

他仍然温和地笑着,但是在你眼里是冷酷无比的,你当然明白这是他的伪装。

“希维尔,我们分手吧。”

“你已经丝毫没有利用价值了。”

“趁我对你有一丝怜悯之心,趁我还不想杀你,你还是滚吧。”

评论(20)

热度(210)